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日前,移动大数据监测机构Trustdata发布了《2018年中国互联网家装行业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互联网家装继续保持较高增速,预计2018年行业渗透率为16%,未来仍有较大成长。
 
  发展就意味着挑战。事实上,在互联网家装行业资本大潮背后,多数互联网家装企业生存状况依然非常艰难。据央视财经报道,从2015年互联网家装的异军突起,最高峰时曾有123家公司拿到融资,到今年上半年,全国倒闭的家装公司已超过100家。
 
  被誉为“互联网家装第一股”的齐家网自成功上市以来其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不甚太乐观。相关监测数据显示,自开盘起,齐家网的股票行情就一直表现不佳,上市首日跌6.39%,尴尬破发。截至8月8日收盘,以齐家网为业务主体的齐屹科技(开曼)有限公司(01739.HK,以下简称“齐屹科技”)股价已跌至3.8港元/股,总市值45.99亿港元。
 
  对于上市首日及截至目前的股价变化,齐家网相关负责人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齐家网整个上市过程非常顺利,也得到了专业机构投资者的一致认可。“我们本身定价比较低,我们相信价格定得越低,将来给到投资者的回报空间越大,我们也希望能够给关注齐屹科技的投资者带来更大的长期回报。”
 
  对于破发问题,齐家网创始人邓华金日前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是特别关心短时间的股价波动。“我们定价比较低,因为我们相信价格定得越低,将来给到投资者的回报空间越大。资本市场一定是有波动的,但是波动不会影响公司本身价值的沉淀和发展。”
 
  事实上,记者注意到,早在今年7月3日,即将登陆资本市场的互联网家装平台齐家网突然宣布,将赴港IPO时间由7月5日推迟至7月12日,定价4.85港元/股,低于招股区间。
 
  彼时,齐家网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推迟IPO是在咨询联席全球协调人及考虑目前市场状况后,综合作出的决定。”
 
  在股价受到资本市场低估背后,齐家网近年来的盈利能力一度被指不容乐观。数据显示, 2015年、2016年和2017年齐家网营收分别为1.41亿元、3亿元、4.79亿元,同期由于优先股及可换股负债的公允价值亏损分别为783.6万元、1.13亿元、7.43亿元,导致了齐家网年度亏损分别为3.48亿元、4.1亿元、8.56亿元。截至2017年底,公司累计亏损高达16.27亿元。
 
  持续亏损也导致齐家网资金链相对紧张。据招股书披露,2015年~2017年,齐家网同期公司经营活动所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560.2万元、-1.01亿元、-1.19亿元。此外,公司融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额也由2015年的7.43亿元减少至2017年的656.7万元。
 
  齐家网相关负责人日前回应本报记者采访表示,未来公司将通过以下战略措施进一步提升盈利能力:进一步增加用户基数,保障开展业务的基础;吸引更多优质服务提供商至公司平台,以满足平台上与日俱增的家装服务需求;继续提升公司平台的多渠道变现能力,包括广告服务、金融转介服务和供应链服务;进一步发展公司的自营家装业务和特许经营模式;有选择地寻求进行战略联盟、投资与并购的机会。
 
  邓华金表示,上市并不意味着终点,恰恰,上市在齐家网未来发展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助力,公司会借上市的契机扩大融资,通过上市构建自己的平台以及合作平台并为客户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
 
  “我们希望流量变现,而且是规模化的变现”,邓华金表示,齐家网目前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装修平台,后续可以实现多方位的变现,比如给装修公司带客变现、广告变现、供应链变现、系统变现等。“从短期收入来看,因为这是一个处于快速变革不断发展的社会,我们更看重的是如何让我们的合作伙伴更快地去变革。”他说。
 
  资金链困局互联网家装退潮?
 
  事实上,随着互联网家装企业的不断发展,资金链问题也日益成为互联网家装企业生存发展的一道“命门”。据央视财经报道,从2015年互联网家装的异军突起,最高峰时曾有123家公司拿到融资,到今年上半年,全国倒闭的家装公司已超过100家。
 
  今年5月中旬,湖南泥巴公社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泥巴公社”)各地门店在全国范围内集中“出事”,包括南宁、合肥、武汉、长沙等多个城市的泥巴公社出现了资金链断裂,人去楼空。据初步统计,目前仅武汉地区就有400多户维权业主,涉及金额共计2000多万元。
 
  7月18日,本报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上海市闵行区漕宝路的泥巴公社家装公司,发现此处早已“人去楼空”,除了印在永乐家电入口上方模糊的“泥巴公社”四个字,丝毫不见任何泥巴公社的踪迹。据附近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泥巴公社早在两三个月前就已经关闭了。
 
  泥巴公社原集团人事行政总监殷志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其目前已经从泥巴公社离职。殷志龙称,泥巴公社高层目前处于失联状态,由于泥巴公社也拖欠其相关款项,其仍在维权过程中,“我现在连自己的钱都拿不回来”。
 
  泥巴公社华中地区工程主管杨志伟向本报记者表示,由于其负责的只是工程板块体系,对于相关经营数据并不清楚。其表示:“到应该结算工程款项的时候突然没钱了,我们也很莫名其妙。”杨志伟坦言,虽然自己也算是公司的中层,但由于所在部门不涉及经营,对于泥巴公社此次资金断裂,杨志伟表示自己完全不知情。
 
  启信宝资料显示,2018年3月到5月期间,湖南泥巴公社共发生11次股权变更。此外,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资料显示,2018年5月23日,湖南泥巴公社被长沙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2018年7月9日,湖南泥巴公社再次被上述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未按照规定报送年度报告。
 
  无独有偶,日前,北京美得你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美得你”)全面停工,致使多户业主遇家装难题。同时,北京美得你资金链断裂的消息也全面曝光。伴随此次蝴蝶效应的是,据相关媒体报道,7月6日,青岛消费者王先生举报称北京美得你青岛分公司也已经关门,对200多户业主的损失没有任何交代。
 
  中国家居电子商务协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王建国表示,互联网家装企业有头部公司和肩部公司。近段时间以来多家互联网家装企业出现所谓“A轮死亡”甚至“B轮死亡”的现象,其根本原因在于企业本身尚不具备一定的生存基因,此外,企业自身定位也存在诸多问题。
 
  存灰色地带行业乱象亟待治理
 
  除了资金链困局,处于兴盛发展期的互联网家装行业也不乏乱象丛生。其中,装修收费标准的不统一更是让不少业主感觉“摸不清”,存在“灰色地带”。
 
  据泥巴公社武汉业主李染介绍,泥巴公社在宣传过程中要求客户至少缴纳装修款的65%甚至更高。据了解,李染的房屋装修款共计15.2万元,而在项目开工之前,李染所缴纳的装修款已达11万元,占到总装修款的72%。“首次缴纳的比例越高,越有资格参加泥巴公社组织的活动。在这些过程中,泥巴公社往往会选择赠送一些小家具。”
 
  日前,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普陀区真北路的爱空间标准化家装。据爱空间相关设计师介绍,在爱空间家装需要先交1000元定金,相关工作人员通过量房算出总价。不过,消费者需要一次性交全装修总价款再进行开工,工期分为两种,新房是33天,二手房是45天。
 
  此外,一位泥巴公社项目经理赵立(化名)告诉本报记者,令其比较疑惑的是,业主们通过泥巴公社进行装修时并非将款项汇入公司统一账户,而是以个人账户形式走账,并且同一个项目每次付款的账户都不一样。
 
  中国国际家居产业发展论坛主席秘书长张仁表示,今年以来互联网家装行业出现的“倒闭潮”,主要在于风投和资本方面的烧钱,其质量服务和层次没有落地、没有交付,从业人员缺乏担当精神,对行业企业及客户缺乏责任心。“家装行业本质上是一个建筑装饰装修工程,工程来不得一点儿炒作,必须靠施工、靠安装、靠交付。”
 
  北京市中银(苏州)律师事务所王键分析指出,家装市场有两个“低”:一是行业集中度低,二是行业准入门槛低,普通的消费者难以甄别。他建议消费者尽量选择当地有资质的装修公司,不要一味地追求低价,有条件的可以联合其他业主临时聘请专业的第三方监理工程师参与到选择家装公司以及装修过程中来。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记录|六合开奖号码|六合开奖网站///大众信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