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利维坦按:先来分享一个关于梦的故事。布敦仁钦珠(Buton Rinchen Drub,1290-1364,藏传佛教夏鲁派创始人)有位弟子,与几位同伴前去冈底斯山闭关,途径哲达布热河。旅途劳累,再加上体质虚弱,弟子在过河时被湍急的水流冲走了。此时此刻,弟子觉得这是梦,于是从容自若地金刚跏趺坐,身浮水面,随波漂流。同伴们见他在水流中一起一浮,心急如焚,一边追赶一边向他甩过一根绳子。弟子接住绳子,忽然感觉不是梦,从禅定中惊怔而出,一下子沉入水中。经过同伴们的奋力抢救,他才幸免于难。
 
  梦,一直是备受关注的奇异生理现象。无论是用梦境预测未来的占卜式解梦,还是以梦境来剖析潜意识的解析式研究,抑或是各种表现形态中对梦境极具神玄色彩的利用(比如上文的故事)——纷繁世界中,梦始终扮演着现实出口的角色。然而,当我们的思维涉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历史记忆时,亦有如重返梦境。也许正应了梵天一梦的说法,清明的灵识也难以判断梦境与现实。
 
  在藏传佛教中,密宗无上瑜伽部中的睡梦(milam)是一种教徒们通过在梦里进行瑜伽来揭露清醒生活虚幻本质的方式,这也是对人类精神最神秘能力的仪式化。而这种能力有点像清明梦,是指在沉睡时也能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梦,也就是在做梦时保持清醒的状态(lucid dreaming)。
 
  保持清醒(对梦境有意识)和控梦(对梦境体验进行掌控,包括对人事物进行召唤、获得超能力、到达奇幻世界等等)是不同的。但这两者密切相关,许多古老的精神传统文化告诉我们:随着时间和训练,梦境是可以服从于我们的意志的。那么,该如何做到呢?
 
  作为心理学领域的研究者,笔者对这个问题进行了科学的研究。尽管在人类社会中对清醒梦的发现和认知已有很长的历史,但直到1975年才有研究人员用巧妙的方式经验性地对这一现象进行了验证。研究人员首先是发现在入睡后眼部的肌肉和身体的其余部分不同,眼部的肌肉并没有放松。
 
  催眠治疗师基思·赫恩和他的做梦原型机。图源:World of Lucid Dreaming催眠治疗师基思·赫恩和他的做梦原型机。图源:World of Lucid Dreaming
 
  受到西莉亚·格林(Celia Green)研究工作的启发后,英国催眠治疗师基思·赫恩(Keith Hearne)推测能做清醒梦的人可通过未放松的眼部与外界相互联系。他的一位常做梦的受试者在实验室内睡了数晚,在受试者进入清醒梦后,赫恩用预先安排好的指示信号引导受试者弹自己的左眼和右眼。受试者完成了这个动作,赫恩也对这个动作进行了记录,而受试者的这个动作也恰好对应了快速动眼期(REM)。而之后的许多研究也很好地重复了这些发现。
 
  但对引导清醒梦发生方式的探索过程可谓是相当磨折。尽管自从20世纪70年代起就有大约40项研究对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入钻研,但绝大部分都没有成功——大部分的研究中,只有3%-13%的受试者能进入清醒梦的状态。但当我开始我的博士课题研究时,我发现之前的绝大部分研究都有很多局限性,譬如样本量小、实验方法不可靠等。因此在开展我自己的研究时,我尽量避开了这些问题,并试着去研究更行之有效的方法。
 
  萨尔瓦多·达利《飞舞蜜蜂引起的梦境》(The Dream Caused by the Flight of a Bee),1944年。图源:Learnodo Newtonic萨尔瓦多·达利《飞舞蜜蜂引起的梦境》(The Dream Caused by the Flight of a Bee),1944年。图源:Learnodo Newtonic
 
  在我与阿德莱德大学的同事们共同发表的研究中,我们将引导清醒梦最有效的方法命名为“清醒梦的记忆术归纳法”(Mnemonic Induction of Lucid Dreams; 下文简称为MILD),这一方法最开始是由心理生理学家斯蒂芬·拉贝格(Stephen LaBerge)提出,包括以下几个步骤:
 
  我们对澳大利亚的169位受试者进行了研究,在受试者做梦期间评估了运用归纳法对他们“基态”倾向的影响效果。依照169位受试者的数据,我们发现使用了MILD 的受试者里,有超过一半的人从开始训练MILD起的一周内至少能有一次清醒梦的状态;并随着训练的进行,他们进入清醒梦的频率从11天1次提高到6天1次。到这样的结果非常令人振奋,同时也是现有的关于引导清醒梦的科研报道中成功率最高的方法。
 
  令人惊讶的是,人们默念“我一定会记得我在做梦”的次数或是在运用MILD上花的总体时间多少和成功没有必然联系。实际上,最关键的地方在于能否完整地进行MILD整个过程并快速入睡。实验结果已经证明,如果能在完成MILD后的5分钟内快速入睡,那么进入清醒梦状态的成功率是翻倍的。如果你自己想尝试一下的话,那你需要通过反复实验来把握好闹钟响起时自己的清醒程度——既要清醒得能完成MILD的所有步骤,但又不能过分清醒以致于要重复MILD很多次。另外,在入睡后的五小时以上再展开MILD的步骤也是非常重要的:绝大多数梦都是在我们入睡后的至少2到3小时才会发生,而要进入清醒梦,就要尽可能缩短完成MILD和快速动眼期之间的时间。
 
  进入清醒梦是需要进行训练的,但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你可能在第一次运用MILD的晚上就会做一个清醒梦。如果你意识到了自己在做梦,保持冷静很重要,因为太紧张的情绪会导致人过早地醒来。如果梦境开始变得不稳定,你可以试着用力搓手。听着可能有些奇怪,但其实这样做可以加强大脑的感官刺激,从而避免你意识到自己的睡眠状态而醒过来。
 
  除了享受随意掌控梦境中的想象世界所带来的乐趣,清醒梦还具有其他的一些心理益处。举个简单的例子,清醒梦能帮助缓解噩梦带来的恐慌:在经历可怕的事情时发现自己其实只是是在做梦能让人感到安慰。
 
  也可以运用梦境来应对心理创伤:直面内心挥之不散的阴影,与袭击者和解,通过飞翔甚至醒来以逃离让人困扰的处境。其他的一些潜在的应用还包括在夜里训练体能、认识更多对睡眠和梦境感兴趣的学习者们、获得更有创造力的灵感等。通过训练,梦境可以像现实世界一样真实可感,同时也可能让你疑惑起来:梦境终于何方,现实始于何处?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记录|六合开奖号码|六合开奖网站///大众信息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