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尽管香港在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方面仍远远落后于广东省或邻近的深圳,但香港投入技术发展的资源总量有了巨大的飞跃。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4月29日文章,在推动香港的科技发展方面,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弱点和优势。首先,香港不可能成为像东莞的中国散裂中子源这样的核心技术研发基地。香港坐落在一个地震活动相对稳定的地区,适合建造这样一个基于加速器的大型地下设施。然而,在香港修建这样的设施不仅开支较高,光是完成公众咨询和确保资金到位所需要的漫长时间就让这样的项目在香港不可行。
  文章认为,当然,谋求获得核心的赋能技术未必是像香港这样的商业城市的梦想。香港尽管坐拥大量资金,但土地资源严重短缺,而且城里最聪明和最优秀的人对基础科学缺乏兴趣。然而,即便在商业城市中,香港在使用新信息技术方面也严重落后于竞争对手。
  例如,香港海关于2016年4月就“贸易单一窗口”计划启动公众咨询程序。“贸易单一窗口”是一个可以一站式提交贸易和海关文件的信息技术平台。目前尚不清楚该部门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开发出这个电子平台。创新时间表与内地城市相比很糟糕。内地城市已经在大量的政府应用和商业应用中实现了无现金和无纸化。
  文章称,香港的大学不缺世界级教授。但是,工程部门经常抱怨缺乏受过必要的微积分和线性代数培训的新毕业本科生。微积分和线性代数是学习高等数学和工程学的必修课。
  立法会议员们在最近的访问中惊喜地发现,香港一些顶尖的工程学教授已经前往大湾区,孵化机器人初创公司。中国第一家互联网银行微众银行自豪地炫耀来自香港或在香港接受过教育的高层管理人员。
  文章称,香港的科技未来是有希望的,但前提是粤港澳大湾区使跨区合作成为可能。人才涌向存在大量机会的地方,关于消除人才、资金和数据在大湾区内流动的障碍的承诺提供了唯一可靠的出路。香港旅游发展局日前公布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整体访港旅客人次达1561万,较去年同期升9.6%。其中,内地旅客达1218万人次,同比增12.6%。
  香港旅游发展局4月30日公布了3月份访港旅客相关数据。按月分析,1月访港旅客较去年同期增2.6%,其中内地旅客同比增5.5%;由于春节期间内地游客大增,2月访港旅客同比升26.3%,其中内地旅客同比升40.2%;春节后整体访港旅客升幅收窄,3月整体访港旅客同比增长8.9%,其中内地旅客同比增10.1%。
  香港旅游业持续回暖。去年,访港旅客增3.2%,其中内地旅客增3.9%。香港理工大学酒店及旅游业管理学院副院长宋海岩表示,访港旅客数据是一个积极信号,显示香港旅游业正走出低谷。未来,香港要继续推动产品多样化,提升服务质量,进一步发掘旅游业潜力。
  香港旅游发展局总干事刘镇汉表示,为推动香港旅游业发展,今年旅发局计划进行的推广工作主要包括:与广东和澳门的旅游推广机构合作,在大型旅游展中向消费者及旅游业界介绍粤港澳大湾区的旅游信息,以及制作以美食为主题的电视节目等。香港富豪越来越强,但是底层民众的收入却无法增加。政府应该调节收入差距,想办法“劫富济贫”。
  今年全国两会频繁提到个税改革,媒体会顺带说香港个税低,香港不但个税低,几乎所有税都低,即使如此,香港政府的钱也花不完。
  如果是一家企业,香港政府无疑是非常成功的,香港政府做的策略是放水养鱼,鱼多了,基数增加了,即使收税比例不高,也花不完。香港是一个自然资源不丰富的区域,只有政策足够好,才能吸引全球资本,从现在看的确吸引了全球资本,成为亚洲金融中心。
  香港轻徭薄赋最大的受益者是有钱人,在2006年还取消了遗产税,要知道遗产税是非常重要的调节手段,日本比香港更为发达,但缺少超级富豪,日本最有钱的是优衣库的老板,就是因为遗产税很重,优衣库的老板是创一代,还没牵涉到遗产税。
  正是这种对富豪的高税收,造成日本国民收入的扁平化,北欧更是如此,个人所得税就更不用说了,高收入者几乎一半都要交税。正是有了税收才能维持高福利。
  之所以要对富人征重税,是因为穷人和富人在财富增值能力方面是不一样的,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对此有过阐述的也很多。简单而言,穷人消费支出几乎是收入的全部,但是富人只占很小一部分,他们还有大量余钱可以增值。另外富人的社会资源远远要比穷人多,眼界和赚钱能力也比穷人高,其子女也容易获得好的教育资源,从而将财富传承下去。富人的赚钱能力远超过穷人。
  香港人口不算多,但富豪密集在全世界都是出名的,他们几乎赚了全社会的钱,因为财富增值更快,可以不断的买下去。李嘉诚以塑料花起家,可以做地产、电信、零售、港口、能源、公共服务,刘銮雄电扇起家,可以做地产、金融。
  香港真的是富人天堂,全世界的富人都会喜欢香港。这里的富人可以发挥才能,而且不用担心仇富。人们对富豪充满敬重,因为是成功的典范,可以效仿的榜样,香港人非常务实,凭本事赚钱就值得尊重。另外,香港政府还掏钱给穷困者提供住房,相当于养了起来,也缓解了社会矛盾。
  但全世界范围内都认为贫富差距过大不是什么好事情。香港贫富差距如此之大,跟低税收有直接关系。但在目前情况下,香港不可能增加税率。香港是非常理想的小政府、大社会样本,社会贤达通过立法会管理公共事务。现在香港政府的支出项目不多,甚至税收花不完还要还给港民,因此没有加征的必要。
  广告
  但从长远看,这种做法非常短视,只能让贫富差距越来越大,香港富豪越来越强,但是底层民众的收入却无法增加。政府应该调节收入差距,想办法“劫富济贫”。
  但并不是说要走另一个极端,南美国家特别是委内瑞拉是选举型政府,为了迎合低收入者,在没有经济基础配合的情况下搞高福利,最后导致民不聊生。
  香港和内地一样贫富悬殊,贫富差距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但贫富差距过大对任何社会都不是好事儿,贫富差距保持在一定范围内,才能有良好的社会生态。内地还在发展中,香港毕竟比内地发展要早很多,也更为富裕,如果贫富差距一直在扩大,就有必要考虑是否是二次分配出了问题。
  自由市场经济认为小政府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模式,经济会自我调整,但世界上富裕程度最高的信奉自由市场经济的经济体,不约而同对富人采取了高税收政策,这是对贫富两者赚钱能力差距的修补。
Copyright © 2015-2016 六合开奖记录|六合开奖号码|六合开奖网站///大众信息网 版权所有